您当前的位置 :文娱频道 > 明星八卦列表 正文
高凌风放弃化疗:死在舞台上可遇不可求
http://news.nen.com.cn   2013-10-29 12:53   东北新闻网  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
订阅东北新闻报,移动发1到10658303 联通发DBXWC至10655800 电信发DBXWB至1065928080
十指连"新" "掌"握精彩--掌上资讯频道 东北新闻网手机版 3g.nen.com.cn

  高凌风(资料图)

  青年时报讯“人家说‘寿终正寝’,是死在家中床上,如果可以选,你认为我会想死在床上,还是舞台上?死在舞台,是可遇不可求的呀!”面对死亡,大多数人会选择逃避,但对去年11月就确诊罹患血癌的台湾艺人“不死火鸟”高凌风来说,“死亡”一点儿没影响他的乐观。

  很多人或许已淡忘了“高凌风”这三个字,但如果提起他的成名曲《燃烧吧!火鸟》,大家起码都能唱出一两句,由他原唱的《冬天里的一把火》更让翻唱者费翔彻底火到了大陆。在最红的时候,高凌风和刘文正、邓丽君平起平坐,而胡瓜、张菲等所谓的“综艺大哥”也都是他当年提携出的小弟。时光飞逝,在综艺圈摸爬滚打了几十年,人生几度浮沉的他,在生命的最后,选择“要死在舞台上”——开演唱会、去《康熙来了》(观看)等各大综艺节目与观众告别,惹哭蔡康永(微博)[微博]、小S[微博]一众后辈的同时,更以自己的经历给观众带来向上的力量。前天,连上台阶都要两人搀扶的他,冒死来到杭州,为儿子宝弟参与的浙江卫视[微博]综艺节目《我不是明星》(观看)站台。

  三次婚姻失败告终

  为爱情赔上了前途

  1969年,从台湾中国文化学院外文系毕业的高凌风组建了人生中第一个乐队,乐队名“火鸟”还是琼瑶亲自取的。5年内,高凌风的短裤、墨镜、耳环、长发,迅速成为台湾年轻人的流行风向标。1976年,高凌风与圈外人林玉招结为连理。同年,他开始主持台湾华视的多档综艺节目。5年后,高凌风与邓丽君同台担任金钟奖评委,更在同一年开始创办自己的唱片公司。之后的10年,高凌风推出的《冬天里的一把火》《燃烧吧!火鸟》两张专辑销量惊人,费翔、胡瓜等都是他的粉丝。

  1986年,卷入黑道风波的高凌风出狱,琼瑶将《烟雨蒙蒙》的主题曲交予他演唱,因为这部剧,他结识了自己第二任妻子——美国亚裔小姐冠军文洁,她曾在《烟雨蒙蒙》里饰演方瑜。因为文洁向华视求职被拒,高凌风冲冠一怒为红颜,以拒录节目向华视高层表明抗议,最终闹到辞职开夜总会。回顾过去,高凌风说:“年轻时人红气盛,没想到这样摔一跤,让我的人生从此走了15年的辛苦路。”1988年,生意失败的他跌入谷底,文洁离他而去,之后的6年,他都在抑郁症中度日。

  高凌风的第三段婚姻也以失败告终——1994年,小高凌风19岁的空军少尉金友庄嫁给了他,但2011年,金友庄被八卦杂志拍到婚外情,她更指高凌风“赖着不想离婚”。如今,提及和金友庄的恩怨情仇,他说:“如果我到今天还在想她的事,那我真的痛苦死了,我希望全部放下。”

  学会归零重返舞台

  希望儿子继承衣钵

  自打去年11月被确诊为白血病,高凌风开始回顾过去的几十年演艺历程。从最当红的“男神”,到如今走路都要靠搀扶,他称自己不会“躲在一旁抚今追昔”;三任妻子先后离他而去,他依旧乐观宽容称“和自己的性格和抉择有关”;提及重回舞台被冷落,他也只有一句:“如果放不下身段,就会很痛苦。这是现实,和自己能不能归零有关,与大环境没有关系。”他希望自己的乐观,可以让后辈更有勇气面对困难,更加宽容。

  多年来,高凌风与3名前妻共育有6个孩子,其中他和金友庄所生的儿子宝弟关系最近。自今年8月开始,16岁的宝弟来浙江卫视录制星二代竞技节目《我不是明星》,别的选手都有父母亲自助阵,一直在台湾住院的高凌风,只好通过视频承诺“如果宝弟在单元节目中夺冠,就现身杭州”。两周前,宝弟真的夺得第一名,尽管身体状况非常糟糕,高凌风却坚持信守承诺,在两名助理的搀扶下来到杭州,为儿子站台。

  录制节目的过程中,高凌风对宝弟的疼爱溢于言表,“每次身体不舒服,一听到宝弟说过了(晋级),一下子就感觉好多了,好像打了吗啡一样……”尽管无法完成大幅度动作,但他还是在“帮唱”环节缓慢地唱跳《燃烧吧!火鸟》,副歌部分,他还对着乐队大喊“再来一次”,可体力不支差点倒在地上。“上台要百分之百而不是百分之九十,不然对不起台下的观众。”高凌风一直在提点宝弟,更希望儿子以后继承自己的衣钵,成为优秀艺人。

  演讲为主歌舞减少

  新加坡演唱会照旧

  “心有余,而力不足了。”接受记者的采访,高凌风显得非常虚弱,他透露,之前一直犹豫要不要化疗,但最终决定不要“遭罪”,平静度过人生的最后岁月。看得出来,尽管病重,但高凌风仍非常注意形象,甚至还为上节目要不要戴围巾纠结了一会儿,“戴上像刘文正,不戴又不好看”。

  据工作人员透露,高凌风身体状况已经到了“非常差”的程度,脸上的疱疹越发严重,从额头到鼻梁、眼睛的三叉神经都因此奇痒,所以,他不得不每晚服用抗生素。对于病痛,高凌风坦言“这辈子就这次体会到痒比痛还恐怖”,“我看着窗户,恨不得跳下去一了百了,但想到要帮儿子站台,还是打消念头”。

  “过一天,就少一天了。”盘算着自己所剩不多的日子,高凌风透露,自己不能浪费生命。接下来,原定11月16日在新加坡的高凌风演唱会不会因身体原因而取消,“一定会去,但歌舞部分就会减少,现场可能会改成主题演讲的方式。如果我没到,就是我死了,很多观众是冲着这次不来下次就见不到我的想法去的,怎能失约呢。我会站到最后一分钟”。







【一键分享东北新闻网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】

腾讯网 青年时报
[责任编辑: 侯皓乔 ]
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东北新闻网保持中立
关键词:

进入论坛】【打印】【收藏】【关闭窗口

*免责声明:本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,绝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如有侵犯您的利益,
请您来信来电(024 23257777转8090)声明,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。



相关报道
频道热线 024-23257777转8090  编辑信箱:tianj@nen.com.cn

关于我们| 客服中心| 广告服务| 建站服务| 联系我们

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。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辽B-1-4-20100011 信息网络传播视节目许可证 0603017

    沈阳网络警察
    沈网警备案20040314号 用户可信赖无线产品 辽宁网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