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文娱频道 > 明星八卦列表 正文
何庆魁不支持赵本山上春晚 望享点清福
2014-10-29 10:42      来源: 华商网-华商报      作者: 刘慧     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
订阅东北新闻报,移动发1到10658303 联通发DBXWC至10655800 电信发DBXWB至1065928080
十指连"新" "掌"握精彩--掌上资讯频道 东北新闻网手机版 3g.nen.com.cn

  何庆魁本报记者刘慧摄

  跟赵本山合作多年,打造出小品《卖拐》、《红高粱模特队》和《马大帅》系列的编剧何庆魁,昨日亮相西安,谈起春晚和他过去的搭档们,何庆魁不失“包袱王”本色,逗笑现场。

  谈本山:“我不支持他上春晚,希望他轻松地享点清福”

  谈到赵本山退出2013年央视蛇年春晚的消息,何庆魁说:“按理他早应该功成身退,因为他身体也不好,而且他的剧场做得比较成功,管理得井井有条,但他为啥这么执着地还想上春晚,还是因为想带徒弟。”他用手比了比个头,说小沈阳七八岁就在吉林市小剧场一直长到这么大,有一副好嗓子,但是他面对媒体会笑不会说。“赵本山特别想把这些徒弟领出一个是一个,希望把这个事业传下去。”他说赵本山送出很多笑声给观众,但再好的东西也会有非议,不用理他也不用在意,“大家喜欢他也不是假喜欢”。他透露赵本山脑干里有11个金属套管,都三四年了。他能把所有人都逗乐了,自己在屋里哭。“我不支持他上,希望他关注自己的健康,轻松地享点清福。”敢什么话都跟他讲的,男的就是我,女的就是他爱人。我们在一起总瞎掐。

  何庆魁透露,哈文说他是老专家,曾让他传授经验,“我说要想寿命短,年年干春晚。太劳心了。”他还说现在快节奏,诞生许多无厘头的东西,杂耍式的小品,“还有玩倒立等,这势必引起人们的非议。”

  谈朋友:“我这样的作者,你一赌气都舍得,这一生夭折了多少个真朋友”

  谈到今年春晚的大热门郭德纲,何庆魁说和郭德纲见过一次,“他的作品时刻跟随时代,他本人很执着也很灵活。”

  何庆魁透露,当初黄宏的打名片、装修也是他提的点子。他还爆料,当初上春晚,春晚怕方言听不懂,“二大爷”不让说,结果赵本山在直播上说了,还有忽悠,也这样推出去了。“地方特色,包括方言都是宝贵的文化财富,小品要真实,也要有生活气息,它有助于和观众造成一种感情上的凝聚。”

  他说高秀敏走了后,他与赵本山就没再合作,“我写本子一看赵本山就有条件反射,因为我写剧本是因人设戏。”他也感慨地说:“我这样的作者,你一赌气都舍得。99个的好,是个真朋友的坯子,就差第100个好,这个真朋友就够格了,就因为他做了一个错事,你把99个给否了,你这一生得夭折多少个真朋友,真朋友是啥,是你的真财富。”他也谈到为何与范伟不再合作,何庆魁评价范伟有乖巧的外表,如今过年短信电话都没有。

  谈创作:“你先把自己写哭了,那观众的心也碎了,要趣味性裹着情”

  此次来西安,他是为“陕西省首届小品?文华奖暨第九届喜剧小品电视大赛”当评委。他说最近正在写古装戏的剧本,想来学习学习现在小品新的理念,博采众长。因为很多年轻的小品导演有把小品固定模式颠覆的勇气。谈到陕西要做“微品”,专门用于网络,三到五分钟一个包袱,他说:“这是好事。要从形式上样式上全面开花,网络是摆在你面前的事实,你一定要感到欣喜,因为这是在进步。”他还现场展示什么叫一句话出包袱,他拍拍身边人说:“王老师你姓啥?”接着他假装打电话说:“儿子,你猜妈是谁?”现场都乐了,他接着说:“没有好作品,难打造出好演员,这都是互相的。”

  当年他写的“秋波”“忽悠”等流行语都曾流行,但新的流行语似乎没找到,“小品不可能越做越窄,但就是需要引领。衡量一个作者进没进剧作家行列,就看会不会写人物的个性,小品虽然小,但一个人一个个性,哪怕故事不精彩,人物个性突出,这就是行业干的活。写大伙挠痒痒的,谁都没个性,那是门外汉干的活儿。”他还说写刘老根结婚的时候,把自己都哭得不行,“你先把自己写哭了,那观众的心也碎了,要趣味性裹着情。”

  谈往事:“高秀敏穿粉色高跟鞋累了,就我穿粉色高跟鞋,她穿黑皮鞋”

  谈到高秀敏,何庆魁说起自己1992年去深圳参加当时全国35个城市电视台的小品大赛,当时他一个人不认识,结果当地电视台请他写个本子,三天时间,问他要多少劳务费。“我第一次听到劳务费这个词儿,当时穷光蛋一个,当时高秀敏想买一个裙子,一问450块,没钱,回来坐在床边哭,我说别别,等哥把你包装出来后,给你穿金戴银,哄她。后来到了深圳,一下飞机,满地开的粉花,激动坏了,有创作激情啊。所以劳务费怕说多了黄了,因为真想干这个活儿,就说你们合计吧!他们说你看稿费给你一万行不行?我脑子当时嗡一下,这么多呀,赶紧说行行。”

  记者们都问后来裙子买了没?他笑着说:“奖金一万五,稿费一万,当时就脱贫了。高秀敏金店的首饰80块钱一克买一堆,那裙子都无所谓了。”现场都乐了,“高秀敏当时穿粉色高跟鞋累了,满大街的出租车不敢招手,反正谁也不认识我们,我俩一个号39,最后我穿粉色高跟鞋,她穿黑皮鞋。后来韩剧野蛮女友,那就都是我后面的事儿。”

  本报记者刘慧






东北新闻网
微信订阅号

东北新闻网
手机版

东北新闻网
法人微博

新闻客户端
Android版

新闻客户端
iPhone版


【一键分享 腾讯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】

[责任编辑: 侯皓乔 ]
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东北新闻网保持中立
关键词:

进入论坛】【打印】【收藏】【关闭窗口

*免责声明:本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,绝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如有侵犯您的利益,
请您来信来电(024 23257777转8831)声明,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。


频道热线 024-23257777转8831  编辑信箱396964363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