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东北新闻网  >  文娱频道  >  电影电视列表  >  电影
从硬派电影到复出之作 林岭东变了吗?
2016-11-29 10:29      来源:京华时报     
作者:
    
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

  (原标题:林岭东:动作给你,我的想法不要拿走)

  导演林岭东接受京华时报专访。

  京华时报11月29日报道近几年,年过六旬的香港导演林岭东在隐退影坛十年之后连续出手,从去年上映的《迷城》到刚刚公映的《冲天火》,一部讲金钱,一部讲生老病死。如果说过去的林岭东是香港硬派电影的代表,而如今他的电影中除了兄弟、朋友,也开始有爱情、家庭这些元素。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林岭东仍然是那个林岭东,他仍然坚持把自己对生活、生命的想法、感受直接地渗透到自己的作品中。最新作品《冲天火》上映前,他接受了京华时报的专访,关于电影、关于改变、关于自己,他一一进行了更透彻的解读。京华时报记者聂宽冕

  □谈新作

  包装上是动作戏实则讲生老病死

  十年前,林岭东就是香港硬派电影的代表,被誉为“风云三部曲”的代表作《龙虎风云》《监狱风云》《学校风云》,尽展男人间的情谊、义气,不乏暴力、血腥的镜头。十年后,他的作品仍然男人味十足,满溢雄性荷尔蒙,却在凌厉的风格之外,多了几分柔软。

  在外人看来,林岭东变了很多。他自己也承认,随着年龄渐长,他对人生、对生活的看法在变。过去是朋友最重要,为了朋友可以和太太大吵。现在是家庭、太太最重要,太太已经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。“过去是很激进,我

  中间停了差不多十年没有拍电影了,想把时间多留一点给我的家人和自己。再回来的时候,我希望拍出来的电影跟以前不一样。投资界总是要求我十几年前的东西,要求‘好马要吃回头草’,那么我就要找出自己到底想讲什么:比如《迷城》我想说的是今天这个金钱世界。而现在这部《冲天火》,我想讲比金钱更重要的是生命,(在电影里面)我有讲生老病死,但是包装上,希望观众可以看到刺激的动作戏。我争取在有限的空间来保留我自己的想法和感受,所以我叫它是有主题的动作戏。”

  新片《冲天火》讲述了一场“神药”引发的争斗,探讨了人类对于永生的欲望。年过六旬的林岭东开玩笑说自己已经过了六十岁,也怕死,对人生的感受也越来越多,“拍这个片的思路可能十多年前就有了,但有些想法就像煲水一样,煲着煲着就有。”他说,自己虽然希望药物可以造福人类,但如果这个世界没有爱,药物可以救得了人却救不了心。“所以我发觉还是爱是最重要的,虽然拍的是一个动作片,但我希望可以放进一些自己的想法,希望对我来讲它不光是个动作戏。”

  □谈演员

  吴彦祖脾气好,晕倒醒来问“还能拍吗”

  虽然加入了许多柔软的因素,但林岭东的电影还是以“硬”闻名,尤其是《冲天火》中的动作戏,仍然追求酣畅淋漓、拳拳到肉。这可让演员们吃了不少苦头,比如吴彦祖进组第二天就被打断鼻梁,当场晕过去。当被问到自己在片场是否非常严厉时,林岭东笑言“我还以为我很慈祥”,不过他表示,即使一场戏达不到他的要求,自己也尽量不对演员发脾气,“演员有演出,如果演员的情绪受我影响(会)演出来的戏不好,所以我会尽量克制不要让演员紧张,还有我尽量不在现场

  讲演员的人物,要研究人物一定在开拍之前大家研究清楚。演员有他们的才华,他会把它整理,变成一个活生生的人物出现,那就真的靠演员自己去把它消化。但是拍的时候我很少讲,很难讲,因为我每一次说话都会影响他,会把他本来自己构想的人物打断,他会演得不好。”

  而此次在《冲天火》中合作的吴彦祖,在林岭东看来就属于“很有才华”的演员,并盛赞他“既专业又努力”,还讲到了他鼻子受伤的事情:“出意外后他脾气很好,晕倒后醒来第一句话是:还

  可以拍吗,就只是想着怎么把这个戏拍完,完全没有说对手怎样导致他受伤,他一直说没事没事。”其实早在《迷城》时林岭东就有心与吴彦祖合作,但直到《冲天火》才终于达成。林岭东说,在他的记忆里,很少看到吴彦祖拍那种拳打脚踢的动作戏,但其实他很有潜力:“他可以用枪,用炸药,很少用拳脚拍动作片。但是拍《冲天火》时我研究过他,我问他是不是有训练过武术,他说他十岁就开始学习(武术)了,所以我觉得他应该可以应付一些体能上的动作。”

  张若昀很听话,相信我讲的

  除了吴彦祖,《冲天火》中可谓明星云集,在林岭东看来只有张若昀自己比较陌生,郭采洁和静初虽然没有合作过但看过她们的作品。提到近来人气直线上升的内地“小鲜肉”张若昀,林岭东说:“他大部分是电视(作品),我很少看,所以他的演出怎么样我是有疑问的,但我跟真人一碰面就觉得可以合作,原因是他很听话,他相信我讲的。”

  林岭东笑言,当时自己就跟他说“在我手里没有‘小鲜肉’”:“你要我尊重你,作为演员你要表现给我看你真的能够演出,我就会尊重你,我不管你什么年龄。演员一定懂演,导演一定懂戏,就是这么简单。你歌星你就会唱歌,光是靠样子是不能长久的。”

  □谈家庭

  太太现在是我身体的一部分

  开始与内地的“小鲜肉”合作,并不是林岭东复出之后的唯一变化,就如上文所说,他坚硬的电影中,融入了越来越多温柔的因素。但或许,林岭东电影中一直存在着温柔的元素。他说,这可能跟自己的性格有关,并且大方分享了自己的人生历程。

  林岭东说,自己家中七个兄弟,小的时候很穷,房间很小,全部兄弟都穿得很少躺在一个地毯上睡觉,“所有兄弟里面只有一个念过书的就是我,因为我知道念书就不用工作了,他们全部要工作,然后我就想办法继续念书就不用太辛苦工作了。”十七八岁,林岭东获得一个到TVB工作的机会,因为住的地方离工作的地方很远,18岁起他就开始与朋友一起租房子住,那些朋友是周润发、杜琪峰,“我们都是住在一起的,每天都玩得很开心、一起去disco,什么前途理想都没想过,反正每个月都有薪水。后来我又飞到加拿大追我现在的太太,我在那边也很穷,白天要工作,晚上还要到学校念书,加拿大又很冷,下第一场雪的时候都快哭出来了,想着在香港那么快乐,怎

  么就跑到这里来。但就是那时候发现我喜欢上了电影。太太还在加拿大,我就决定回香港发展(电影事业),很多都是很自然地拍出来的,什么兄弟情啊、义气啊,一直拍男性的电影。后来有一天孩子出生(1992年),我记得那时候他一岁不到,看他在地毯上爬行,我发现我应该多给他一点时间,因为他会长得很快,会不等我。那个时候我又发觉我的电影里面开始有家庭了,《高度戒备》有家庭、《目露凶光》有家庭,有夫妻了,根据我的经验体会从创作上慢慢渗透。”

  虽然如今拍出的电影在人们看来不再是那么“硬”,但林岭东并不介意,他坦言,年轻的时候自己把英雄主义、义气、友情看得很重,可以为了朋友跟太太吵架,吵得房子的门都被打破,但后来发觉家庭还是比外面重要,太太已经不光是太太,她是亲情,而不仅仅是爱情,“她是我身体的一部分,朋友也忙了,友情慢慢会减退。(我的电影)没有这么‘硬’还有可能是因为我也有孩子,创作的时候会没有这么急着去发泄,因为我的电影我的孩子要看,这还是要考虑的。”

  □谈坚持

  没有独特性,算什么林岭东?

  而现在再回过头看自己在鼎盛时期拍出的一系列硬派作品,林岭东也并不抵触,认为一切都是自然发生的,在他看来,年轻人总有叛逆的时候,慢慢就会发现这个社会里这么多人这么多阶层,这么多利益层,各人都有自己的道理,“但如果为了个人利益去伤害他人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很不对,还是会骂。”他希望自己的电影就是这样,发脾气就讲出来,不满意就讲出来,但又希望自己还是一个可以让人家接受的人,“所以我希望可以拍一个我能够接受的电影就好了。电影是我的,我一定要把我的想法和感受灌进去,这样才是林岭东的电影,如果我自

  己心里面的东西我都不能坦白讲,那就不是我,也不是我的电影了。”

  不过话虽如此,相比十年前,现在的电影更多要考虑观众、考虑资本,是否还能如林岭东所说的那样兴之所至?对此他也承认,复出后很多投资方都要他“吃回头草”,就是多拍一些紧张刺激的动作戏。即便如此,林岭东却仍然有自己的坚持:“观众要看刺激的动作我考虑了,要看帅哥我考虑了,我全部都给你了。但不管我拍什么电影,我都可以放进我个人的想法、感受,所以我感觉很自由,你不要拿走我这块,如果投资界一定要勉强我,要拿走这

  么一点点属于我的东西,这个戏我不拍了。”他说,并不是自己现在成为了“大导演林岭东”,才会有这样的想法和坚持,在还只是“阿东”的时候,他就是如此:“我是从《龙虎风云》拍了很多年以后才发觉,原来我把我本人那个时间段的看法、感受,一直都有注进我的电影里面去。《学校风云》有,《监狱风云》有,《圣战风云》有,《火烧红莲寺》有,我一直都这样。全世界那么多人只有一个林岭东,如果我还不相信我自己,我还要抄人家的,那么就没有意思了。每一个人都可以拍出很好的电影,但他要相信自己,还要坦白,坦白就

  是创作的权威性,不能够坦白你怎么做自己。所以现在很多电影能赚很多钱,但我希望起码导演、创作者可以对自己坦白。要跟风拍一部卖座的电影我都有方法,很容易,多些钱请些小鲜肉,周润发+刘德华+梁朝伟+吴彦祖,全部四个一起来,我赚到钱了,这个不难嘛,拍起来也轻松,但这个不是我要走的路,我也不相信这些电影。林岭东只有一个,我拍不了王家卫的戏,新的导演我也拍不出他们的电影,但是他们也全部拍不出我的电影。这种导演的电影才有独特性,如果你没有独特性算什么作品?”

  □谈未来

  我不愿意把一生都贡献给电影

  对于林岭东来说,保持创作的自由最重要。无论是投资方还是别的什么人,都不能影响他在人物身上、在对白中渗透他对人生、对生活的想法和感受。还有一份“自由”也是他十分在意的,那就是在人群中行走的自由,毕竟,“真实”是他作品的烙印,他要让自己可以隐身于群众,亲眼去看,亲身去感受。为了保持这份“自

  由”,近十年来,出现在媒体面前的他都戴着墨镜、帽子,这并非是造型设计,“现在的媒体太发达了,如果让我‘原形毕露’了,我走在街上就会对我有影响,长此以往就会影响我的创作。”他认为,最好的生活就是普通人的生活:“坐巴士啊搭地铁啊,是一般平民的生活,很自由。你们不需要知道我的样子,你知道我有些什么电

  影就够了。”

  不过,希望把自己“隐藏”起来的林岭东,和十年前一样,仍然很享受在电影中毫不遮掩地直接表达真实想法:“生死有命,希望可以坦白、真诚,因为我觉得能够坦白是一件很爽的事情。”对于下一部新戏,他坦言没有计划,“目前最好是让我休息。如果有我想导的东西可以让我开始创作,时机对的话就拍啦。”

  同期的杜琪峰、徐克等人十年来一直不间断地在拍戏,而林岭东却在黄金的创作期空白了这么久,当被问到有没有过遗憾时,他说:“他们是好导演,很勤奋,贡献了这么多时间在电影上面。而我只是不愿意把我的一生全都贡献给电影,我还要留一点时间给自己,去不同的地方看看,去享受人间,人间和地狱其实只差一线而已。”


延伸阅读

[责任编辑:张明阳]




东北新闻网
微信订阅号

东北新闻网
手机版

东北新闻网
法人微博

新闻客户端
Android版

新闻客户端
iPhone版


【一键分享 腾讯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】

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东北新闻网保持中立
关键词:

进入论坛】【打印】【收藏】【关闭窗口

*免责声明:本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,绝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如有侵犯您的利益,
请您来信来电(024 23257777转8831)声明,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。


频道热线 024-23257777转8831  编辑信箱396964363@qq.com